揚語娃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567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明志】2009 聖誕節賀文-冬陽- 第十四章 (紀薰)

覺得這篇寫得有點混…= =
等全寫完後在來修改…
 
 
 【聖誕節賀文】冬陽(紀薰)
 
 
第十四章
 
 
「立翔兄。」皓薰脣角微勾喚著正忙著指揮現場人員工作的立翔。
 
立翔停下口傳聖諭,回頭看著眼底像是有冒著怒火的好友問:「有事嗎?金兄。」
 
舉手指指用粉色系的多種花卉、物品來佈置的會場,皮笑肉不笑地反問:「你可以向我解釋一下,現在是什麼狀況嗎?」
 
瞄了四周一眼,立翔帶著帥氣的笑容、豎起大姆指比了個老氣的讚,「不錯吧!你回歸翱翔天際的記者會我要把它搞得盛況空前、絕無僅有、獨一無二!」
 
「確實……的確很獨一無二。」能把記者會搞得跟結婚會場沒兩樣也只有立翔做得到。
 
撫額輕嘆,皓薰為了自己的血壓著想,當下立馬決定不去理會立翔接下來對會場佈置的奇特IDEA
 
「那你加油吧……」打氣似地拍拍立翔肩膀後,便立即轉身快步離開那粉紅又浪漫到會令人刺目的記者會會場。
 
立翔還來不及反應時,便見皓薰以極快的速度跑離自己的視線,當下只能對皓薰的背影「金,你要去哪啊?記者會就快開始了,你別跑太遠知道嗎?還有不要離會場太遠,不然我怕有心人會對你出手保鏢會來不及救你,知道嗎?」
 
不理會身後立翔的聲聲叮嚀,皓薰幾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飛奔離開會場。
 
 
+   +   +
 
 
一衝出會場,皓薰便停下了自己的腳步。
 
耙了耙已定型的頭髮,皓薰看了眼四周,忽地,在小花園中一抹鮮紅樹影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 
隨後他便慢慢地朝那走去。
 
站在樹前,他微微抬頭看著眼前尚未完全綻放開的花樹。
 
「這應該是紅梅吧?」舉起手輕撫眼前的紅色花苞,皓薰嘴角輕勾,「才一月初就開始要開花了。」
 
「梅花就是在越冷時才會綻放的更加美麗。」
 
皓薰回過頭看著出聲者。
 
見到來者,他的眼底剎那閃過一絲訝異。
 
雲芊揚起淡淡笑容,牽著Lien緩緩地走向皓薰。
 
在和皓薰差不多有一步的距離處停下了腳步。
 
倆人對看數秒,由皓薰先為開口:「妳的氣色看來很不錯,讓我放心不少。」
 
看著皓薰那讓她熟悉的笑容,和她久久無法遺忘的那份獨有的溫柔關愛,雲芊忍不住雙眸泛起淡淡水霧,「金大哥……」
 
發現雲芊眼裡即將落下的水珠,皓薰連忙從口袋拿出手帕遞給她,「重逢應該要高興,妳怎麼倒哭了?」
 
接過手帕雲芊拭去眼角的淚水,吁了口氣,「喜極而泣嘛。」
 
皓薰抬手摸摸雲芊的頭,嘴角勾起的笑意更為加深。「這樣眼睛會變成泡泡眼的。」眼角餘光瞄到躲在雲芊腳邊的Lien,他蹲下去和Lien平視,笑道:「Lien,我們又見面了。」
 
Lien噘著小嘴,有些不開心地盯著皓薰。
 
「金大哥跟Lien有見過面?」雲芊低頭問著正忙著安撫Lien的皓薰。
 
皓薰抬頭無奈地笑答:「前陣子在河濱公園有跟Lien聊了一下天。」
 
雲芊驚訝地蹲下身,看著自己兒子,問:「Lien,你有看過皓薰叔叔為什麼沒有跟媽媽說呢?」
 
Lien小頭搖了搖,嘟著小嘴、小聲回答:「是叔叔沒有跟Lien說他就是媽媽和爸爸在找的那位叔叔嘛……」
 
「Lien,你,唉。」雲芊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 
摸摸Lien小臉,皓薰微笑地打圓場:「好了好了,的確是我不對。當時想說只是一位路過的小朋友,也就沒有和他作什麼深度交談。何況Lien沒有見過我,就算我跟他說了我的名字,他也不見得會認得。」
 
雲芊點點頭。
 
皓薰轉頭看著雲芊,將心裡一直很關心的事拿了出來問:「聽說紀翔去旅行了?是出國嗎?」
 
「沒有。他只是在國內做個短暫旅行,過一陣子就會回來繼續趕拍王導的電影。不過我有預感,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。」雲芊眼裡帶著不知名地笑意對著皓薰這樣說。
 
皓薰不解地望著雲芊。
 
抱著Lien,雲芊面露燦然地笑容。
 
「因為你在這裡,不管路途再遠,他一定會飛奔回你的身邊。」
 
一聽,皓薰神情一柔、嘴角一勾,他緩緩起身,雙眼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紅梅樹。
 
「金大哥,既然你決定回來,就請不要再離開。紀翔他真的、真的很想你。」雲芊望著皓薰的背影請求著。
 
沉默了片刻,皓薰轉過身來看著雲芊,揚起一抹微笑,說:「我不會離開了。但不是為了紀翔,而是為了翱翔天際。」
 
「金大哥……」雲芊還想再為紀翔多做點努力。
 
止住了雲芊的話,皓薰的嘴角再略加往上勾,笑道:「一切就順其自然吧。」抬頭看著微暗的天空,喃道:「何況現在不是談感情的時候。接下來,只怕會有很多麻煩事找上門。」
 
「會有什麼麻煩事?」雲芊問。
 
皓薰偏頭看了雲芊一會兒,才啓口回:「Lien長得很像爸爸。」
 
雲芊一臉疑惑地看著皓薰,她不解皓薰這時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。
 
皓薰伸手拍拍Lien頭,微笑地要Lien先到一旁去玩。
 
Lien抬頭盯著自己媽咪。
 
雲芊給了Lien一個溫柔地笑容和點頭。
 
得到許可後,Lien便一溜煙地跑到一旁小花圃去找新奇的昆蟲。
 
「Lien越大越是騙不了人。Lien生父終會有察覺得一天。」皓薰語重心長地提醒雲芊,「為了Lien好,要不就是對所有人坦白、要不就是證據要滅的乾淨。但,坦白後得付出的代價恐怕不是妳所能想得到的。」
 
「Lien他--」雲芊才一開頭,便又靜默了一會兒又接著說:「他是我這一輩子最愛的人,即便要我用生命去換他一生平安快樂,我也願意。倘若最後我真得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,我也不在乎。」話到此,強忍在眼眶中的淚水不禁滾落下。
 
忽然她感覺到一隻溫熱的手撫上自己的臉,輕輕地為自己抹去臉龐的那行淚水。
 
「那妳應該也知道,說一個謊,就得要想一百個謊來圓。妳確定妳圓得了嗎?」皓薰琥珀色的雙眸直盯著雲芊問。
 
雲芊態度堅定地點了頭。
 
看到她堅定的態度,皓薰勾起脣角、緩緩地啓口,「果然如我所料。」
 
「什……」
 
雲芊想問皓薰什麼意思,但卻被皓薰給打斷。
 
食指抵脣,皓薰面帶微笑,說:「什麼事都等到記者會結束後再來談吧。」講完,他抬眸看向方才走來的方向。
 
雲芊隨皓薰視線轉過身去。
 
只見立翔雙手環抱於胸前,上身輕傾靠門柱,笑問:「談完了嗎?」
 
「你不就是知道了,才會發出聲響讓我發現你的存在。」皓薰拍拍雲芊的肩後,緩步走向好友,嘴角揚起笑意回。
 
立翔聳聳肩。
 
「記者會要開始了。金,你的歸來鐵定會讓『某些人』嚇得屁滾尿流的。」
 
皓薰越過立翔,眼裡散發著堅定,笑道:
 
「誰會嚇得屁滾尿流與我無關。我只曉得這次我不會再任人欺壓、任人宰割。」為了要保護所要保護之人,即使得用到骯髒手段他也在所不惜。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